劳务关系下午茶
解聘通知书未载明解除原因,属违法解除
【基本案情】

代某于2017年6月5日入职A分公司,担任产品营运专员,双方签订自2017年6月5日至2020年6月30日期间的劳动合同,代某的月工资由基本工资6000元、绩效工资、提成工资、餐费补助构成,绩效、提成工资均不固定。2018年12月19日,A分公司向代某出具解聘通知书,该解聘通知书未载明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。故代某向当地劳动仲裁委员会以A公司及A分公司作为被申请人提出仲裁请求,要求支付违法解除的赔偿金。A分公司答辩称,解聘通知书未注明解除原因系代某不能胜任工作,两次绩效考核未达标,且其存在多次旷工、单次打卡的情形,经过培训依然不达标,故因此与其解除劳动关系。A分公司就其主张提交了劳动合同、微信截图、考勤打卡记录等证据材料予以佐证。代某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。


【审理结果】

1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》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,“公司可以设立分公司。设立分公司,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登记,领取营业执照。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,其民事责任由公司承担”,A分公司的民事责任由A公司承担。

2、参照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十三条“因用人单位做出的开除、除名、辞退、解除劳动合同、减少劳动报酬、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,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”的规定。A分公司未就其公司主张的系因代某不胜任工作岗位要求、在职期间旷工、迟到、严重违反规章制度为由与代某解除劳动关系,向法院出具证据予以佐证,A分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。故,A公司应向代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。


案件评析】

1、针对分公司,由于法律规定,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,因此分公司的民事责任由总公司承担,故最后结果是由总公司向代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。

2、在解除劳动关系方面,A分公司虽然提交了一系列证据证明代某存在不能胜任工作、旷工、迟到等严重违法规章制度的情形,代某也对考勤记录等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。但最终导致A分公司败诉的关键在于,《解聘通知书》中未载明具体解除原因。因此在此种情况下,即使员工确实存在违纪等过错,但A分公司在解除时未明确告知为何与代某解除劳动关系,即构成违法解除。根据《劳动合同法》第四十七条以及第八十七条,用人单位需向员工支付违法解除的赔偿金。


  【建议

   在现实操作中,很多公司会有一种侥幸心理,在解除时不写明具体解除原因,认为不写解除原因即可将员工所有的违纪事实罗列出来,其中一项成立,即为合法解除。此种观点是存在法律风险的,正如案例中所述,参照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十三条规定,“因用人单位做出的开除、除名、辞退、解除劳动合同、减少劳动报酬、计算劳动者工作年限等决定而发生的劳动争议,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。”因此,企业在劳动关系解除过程中对解除原因有告知义务,如果在未告知劳动者解除原因的前提下,即使企业解除的理由再合理、证据再充分,司法机关也很可能不会加以考虑,最终导致案件败诉的不利后果。